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三十三集  第一章 四方涌动

时间:2018-05-14
神之一族巨灵族长之子雷吉的死,产生的反响远比叶天龙预料的严重得多。
  当然,这其中的变化,只有神族之间以及正在同神族军队交手的叶天龙感触到了。而对于风~月~大~陆广大的民众来讲,他们恐怕水远都不会了解这类比之ZZ层面都要隐讳的纠葛。
  从叶天龙大胜巨灵武士第二天开始,神族近乎疯狂的反扑就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云阳镇南王手中的赤峰军团已经不足为虑,因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交战,儘管他们拥有像秦仲达这样的虎将,然而军队整体的战斗力不一定跟某位将领的强悍成正比。大大小小数阵下来,虽说双方都在消耗,但很明显赤峰军团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镇南王本就是趁机割据于靠近法斯特的云阳西南一隅,自己并没有过硬实力,本想借助神族之力逼退云阳王来实现自己的野心,却万万不曾料到祛斯特叶天龙会插手此事。仗着神族之力,他坚持了这么长时间已实属不易,可就在叶天龙到清风的这两天,云阳王突然通令全国,全面封锁同镇南王领地清风、阳西等州郡的贸易往来,这一下无异于釜底抽薪,断了镇南王的根基。
  而神族所表现出来的强悍,已经远远超出了镇南王的预期。也是从这个时侯开始,神族一改往日对其的恭敬态度,公然胁迫其一切听从神族的安排,可以说镇南王领地除却清风城之外,从这时开始已经实际控制在了神族的手中!
  而面对神族军队不知疲倦的进攻,天龙不可能再像前一天那样一人定输赢。他那天使完「王道之极」那一招之后,已经耗费了巨大的真力,如不是辛西雅等几名女神战士及时以乳施救,他是绝不可能在雷吉出现之际,拼尽全力给予他们致命一击的。
  后来回到清风城,他细细琢磨,才参透此中玄机。纵然经历了桃园悟剑、花园精升等武技的大幅提升,所谓「王道之极」也已非曾经之力,然而毕竟当时非为实战,所发之力空有惊天气势。此番运用实战,效果虽佳,但所付出之力也非习练可比。
  不过,这也为他提了个醒,精妙武技的参透,还需要自身坚实的真力作为保证,如此才不会出现此番内耗过度的状况!
  接下来几天,由于叶天龙还在辛西雅等几名女神战士的乳汁之下恢复功力,所以面对神族军队强悍无比的进攻,法斯特犬军只好逐渐放弃清风城以东地区的控制,大军主力全部撤回城内,凭借坚固的城防以逸待劳。
  与此同时,一直保持同艾司尼亚联络的叶天龙,也连番接到令人不安的资讯。
  似乎就在一夜之间,周边各国对法斯特入侵鲸吞的步伐明显加快。据可靠消息,尤那亚在鹰扬军团协助之下,虽然一直将侵入法斯特领土的武安、亚素军队阻挡在大湖地区,然而就在近两天,加入两国军队的神族军队,突然以前所未有的猛烈攻势向法斯特腹地挺进,尤那亚纵然奋力抵抗,然而无奈对其锋芒,一下子丢掉了紧邻大湖地区的两个州郡!
  而据天龙密谍传回的消息,北方帕如法斯特原北方军团勾结,已绘越过边境。而西南楚越更是变本加厉,在之前小股军队以清剿吉里曼斯残部为名侵入法斯特领土之后,日前也公然挥动大军,全面侵入了目前由神殿军团掌控的南疆领地!
  另外,据玉鸣阁与万艳会各分支机构汇总的消息,远在西方的英西帝国跟东北方向的鲁甸,近日国内局势出现了可笑的局面。
  鲁甸作为毗邻法斯特帝国的国家,曾经就有过趁机侵入法斯特的打算,当然因为金钱政治的关係,最后并未付诸实施。然而,此次国内一部分鹰派人物又极力推动趁乱髮兵法斯特的计划,在众国蚕食法斯特这块蛋糕当中分得一杯羹。可是,跟上次一样,同样又有一部分「热爱和平」的人跳将出来极力反对这一提议,一天士地下一通战略分析,认为在此关头,还是看清楚形势之后再做打算,贸然入侵法斯特,很可能将鲁甸全面捲入到风月大陆大战的漩涡中。
  如此,再加上有心人的推波助澜,鲁甸国内为了此事而分为两大阵营。一场由国外事务而引发的国内势力较量,便在有心人暗中得意的情况下,热烈地拉开了帷幕。
  而英西帝国的情况比之鲁甸更甚,不过他们所讨论的情况并非与法斯特有直接关係。面对大陆诸国一窝蜂地捲入鲸吞法斯特帝国的行列中,作为不与法斯特接壤的他们,也从中看到了机会。
  至目前为止,武安几乎倾尽全国之力东进法斯特,国内相对比较空虚。而以当下风月大陆的形势来判断,这场因围绕法斯特的各国混战不可能在短时期内平息,至最后很可能将是关係各国生死存亡的大战,捲入这个漩涡中的各国若想中途退出,己万不可能。这对此番没有直接捲入的英西帝国来说,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向外扩张的机会,如若趁此良机进兵后防空虚的武安,一举拿下武安西边广裹的土地,不是没有可能。至于对待首尾相接的亚素与楚越,如果情势允许,他们也绝不会放过併吞他们大片土地的机会!
  这样的呼声在英西帝国一度很高涨,尤其一些军方背景的当权人士更是极力拥护。毕竟,对于他们这些武将出身的人来说,面对如此一个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怎么能压抑自己沸腾的热血呢?更何况国家自百族大战之后,安居乐业的人们早已将祛些曾经浴血奋战的武将世家淡忘,灯红酒绿的生活早已将尚武精神湮灭,他们这些武将虽说在爵禄上高高在上,然而在朝中却越来越没有话语权,因此,此次出现的这种声音为他们带来了希望,对于不甘心就此老去的武将们来说,借此重新建立他们武将的地位和威信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当然有呼声,同样也有反对的声音。反对派主要是那些在朝中已经站稳脚跟的文臣,对于他们而言,放着如今安稳的日子不过,偏去做什么开疆扩土的事情,实在是拿整个国家的繁荣安定来冒险。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希望因此,真的让那群武将翻身重新掌握话语权,这可是他们这般文臣经过几代人好不容易经营成的局面,怎能因为此事而有所改变呢!
  于是乎,英西国内近日便一直在为此事而争论不休,混乱的局面更是比鲁甸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有这些资讯综合起来,使得叶天龙先前不安的情绪微微得到缓解。虽然北方帕里与南方楚越的举动对他来说十分紧急,但是英西帝国和鲁甸国内的情况却给了他希望和巨大的信心。两国的情况正好说明了他离开艾司尼亚前交代于凤舞她们的事J情有了进展,只要再加把劲,很可能就能达到自己预想的目的。
  目前对法斯特或者说叶天龙系势力来讲,最紧急的,看来将是帕里与北方军团勾结南进的步伐,以及月前纠缠于云阳清风的神族军队。至于南边楚越的入侵,有宁素女和龙灵儿统帅的神殿军团抵挡,暂时没有大大的问题。
  清风城中临时帅府暖阁之中,听着叶天龙对于这些问题的分析,众女均是面带喜忧参半的表情,多是因为受叶天龙情绪波动的感染吧!
  望着她们如此模样,叶天龙无奈地拍拍手,就似甩掉一切的不快,笑道:「好了,我的小亲亲们,别为暂时无法搞定的事情烦忧了,我实在不该跟你门说这些的。
  「叶大哥,现今各国并起,混战即发,我们是该未雨绸缪的。」丽蝶一脸沉思,淡淡说道。其实,自从叶天龙登上帝位开始,她又何尝不曾恩索过此类问题啊!
  「哎呀,我的小妖精,说过不再讨论此问题了。」叶天龙仰身后倒,耍无赖道。
  「陛下是想休息一下了是吗?」玉珠与一脸狐疑的丽蝶对视了一下,眨巴着眼睛对榻上的男人问了一句。
  叶天龙霍地从榻上坐起,眼睛里放光道:「是呀是呀,刚才突然觉得好累哦,我想因为内力还未恢复吧!」
  「神主,那我们为您恢复吧?」站在一旁的辛西雅听闻此话,忙紧张问道。
  「好啊,我最喜欢你们的甘甜神乳了。」叶天龙心中暗喜,一拍手从榻上起身,通直走向辛西雅跟其他三名女神战士跟前,坏笑着,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们蓬勃的胸脯。
  玉珠跟丽蝶对望一眼,摇摇头,微笑着露出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而丽蝶则仍然有些惊愕,虽然已经跟这个男人有过鱼水之欢,但是对于他平时跟其他姐妹们一起是怎样的生活方式,她的确不甚了解,看到眼前情景,她恐怕已想到这个她死心塌地热爱的男人在无忧宫是怎样一副奢靡作风了。
  接着,二人露出一个诡笑表情,蹑手蹑脚打算溜出屋去。
  二人刚行出三步,背后好色男人那故作趾高气扬的声音便悠悠传来,「站住,你们两个小坏蛋想到哪里去啊?」
  缓缓回首,两位娇人抿嘴笑道:「我们……我们出去安排一下晚餐!」
  男人已是左拥右抱,双手抚着两侧女神战士高挺的爆乳坐于榻上,看着两位明显撒谎的小娇娘,他慢条斯理道:「好你们两个小妖怪,敢骗夫君我,一定要让你们好好尝尝我惩罚的滋味!过来,先鞭打八十军棍再说!」
  「是,夫君!」二人娇柔地做了个行礼的动作,娇滴滴向榻侧行来。
  「哈哈,知错就改,一会儿轻点惩罚你们……」
  「唔……咯咯……耶……」
  顿时,暖阁之中一片欢腾,莺声燕语、呢喃娇嗔,春温流溢好不热闹!
  「嗯……」
  一阵颤慄,闭目修炼的华柔娇哼一声,从忘我之境惊醒。
  又来了!华柔收功从锦榻之上坐了起来,心里一边在咒骂,进又是无比矛盾的心情,那种酥麻难抑的快感和心灵的痛苦几乎要将她折磨疯了。
  自从对玉珠的控制失败之后,她便时不时莫名出现这种令人难以启齿的感觉。上次从叶天龙手上逃脱之后,密室之中她曾细细分析过,当时就隐隐察觉她这一切的奇怪感觉都应该与当初对玉珠的控制有关係。
  想当初自己对玉珠的控制被叶天龙强行破解,自己有一小部分灵魂就留在玉珠体内。那本是她为了加强对玉珠的控制而施以的月之神殿秘术,然而,也正是这样,她的部分灵魄与玉珠心灵之间融为一体。玉珠被叶天龙解救之后,她起先并未在意,直到自己不断出现难以名状的奇怪感觉之后,她才逐渐将此与玉珠跟天龙之间的交欢联繫起来。
  既然一部分灵魄跟玉珠心灵联体,那么玉珠内心之中某些特别的感受自然就可以传递给自己。如今看来,玉珠心中能够传递给自己的感受,看来仅此欢娱之感了。
  儘管她从小就接受月之神殿的教育,一直都是以未来神殿圣女的规则要求自己,虽然长得貌美如花,然而却从未有过丝毫男女之想。尤其是作为月之神殿的圣女之后,一来无人向她叙传任何有关男女之情的知识,二来森严的教规也不允许她有这方面的思想,可以说至今她仍不知道男女之情究竟何然。
  然而,正所谓「春到浓时花自红,瓜到熟时蒂自落」,自从月之神殿公然在大陆出现活动,她也算是抛头露面,见识了许多人世间的情爱恩怨。虽然对此一直保持着一颗避恶之心,但终究耳濡目染,对此也算一知半解。
  尤其当自己每次出现那种情况之时,她的感受也从最初的惊恐、愕然、难受、自责,到了后来慢慢的不可抗拒——愉悦和无尽的快感。
  每每至此,她的脑海中会清晰地浮现出叶天龙各式各样的模样。闭上眼睛,她几乎可以看见叶天龙在自己身上动手动脚,充胀的酥胸就似被那个男人玩转一般,下身充实的火辣之感丝毫不似幻境,由小腹至升腾而起的快感浪潮前赴后继冲击着自己颤动的心灵,她渴望自己一直被此中紧实之感包围!
  「啊……」
  她不由地将自己的双手按上自己的酥胸,火烫的玉手触至红樱般撅起的乳头,嘴里不禁呻吟一声。她凌乱地撕扯开自己丝滑的衣襟,将一副剔透晶莹的上身裸露了出来,在昏暗的灯火下,她削葱般的玉指滑过皎洁的玉肌,那淡淡泛起的光泽更是夹着迷醉的幽香。
  她的心里还隐隐提醒自己,这不过是叶天龙同玉珠之间的欢娱由玉珠心灵传递给了自己,一切不过都是发生在玉珠身上而已,然而,她却无法停止下来,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愿意醒来。
  她扭动玉颈,因为她感到叶天龙那火热的龙舌正在席捲那里的每一个毛孔。她能清楚地感受到他舌尖上每一颗凸起的味蕾,痒酥酥、滑溜溜、润津津,鼻腔间粗壮的气息喷抚在每一根纤毫之上,更是令人激灵不断,舒爽连连。
  「唔……」
  一阵火辣辣的憋涨之感从粉臀菊门传来,就似被撕裂皮肉,她忍不住探手撑捏那个她从未触及过的地带。
  好剧烈的冲撞啊!华柔挺动上身,扭动粉臀,不住地耸动研磨。片刻功夫,她便如一只脱壳而出的湿翼蝴蝶,活脱脱一蠕动白玉蜗牛。呼呼娇喘似那劲火风箱,低靡呻吟如那黄莺出谷。一双黛眉时皱时舒,一对红唇半翳半含,温软馨巾春湿透,香汗有如雨涟涟。
  往复来回千百度,倏然悠休,半身空去,散落一席滩涂。爽乎哉,缩嘬秀口,引来颤慄一抖。未及魂神九霄回,巫溪浪起,巨龙游弋,泛起千里涟漪。壮唏嘘,扩充幽洞,激发惊雷一记!
  不知何时,华柔那根纤纤玉指,已经搅动花溪,泽鸣蕩漾,颤乱一片荆苇。好舒美的感觉啊,她在心里默念,她知道神也无法将她引领至如此美妙境地,叶天龙那张面孔在她面前愈发清晰,她能看到他深邃的眸子里去,他劲扫的剑眉、他隆挺的鼻翼、他唇上颔下苍劲的髯鬚……
  她亟待地迎合着这个男人向自己发动的每一次冲击,她张开双腿,犹如敞开宽广的胸怀。她闭眼享受着这一切,如此快美的感受是由脑中这个男人给予的,她捨不得醒来,捨不得脑中这个男人坚实的身影离开,在这一刻,她已经被征服了!